【懂酒諦】茅臺的陰陽合同

2020-12-17

   12月8日,北京氣溫斷崖式下降,不少人戲謔地稱這一天為“大寒”。

    對北京西城某地煙酒綜合店的老板王繼遠(化名)來說,這一天則充滿了暖意,一個大客戶找到他們煙酒店,通過柜臺工作人員聯系上他,張口就訂了十幾件飛天茅臺。

    盡管專賣店里的售價1499元的飛天茅臺永遠缺貨,但對煙酒店的老板們來說,無論要多少,只需要提前打個招呼,打個招呼,出得起錢,“竄貨”是件很簡單的事。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王繼遠還是強調了一下自己的規矩:“今天的價格是2840元,這只是個參考,實際成交價格要按照付款當天的價格為準。”

    同時,他再三強調,出售所有的茅臺都不會在發票的明細中寫明“飛天茅臺”幾個字。“如果要開發票當然可以開,但是明細只能開成別的酒,比如二鍋頭。”

    一瓶茅臺的發票需要幾車二鍋頭沖抵暫且不提,事實上,茅臺“開票難”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

    即使是在正規專賣店,店員大力推薦的第十屆酒博會限量版茅臺,號稱“和飛天茅臺是一樣的酒,懂行的都懂”,但售價卻遠遠超出飛天茅臺的1499元零售價,價格達到2980元。最終在發票上也只顯示這是“53度500毫升酒”,而不像飛天茅臺,需要詳細寫明“1499飛天茅臺”的品名。

    “這就給了專賣店和煙酒店可操作的空間。”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按照茅臺集團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茅臺酒基酒產量約5.02萬噸。根據茅臺官方的969元出廠價格計算,今年茅臺集團營收約1033億。但在銷售端,專賣店原價的飛天茅臺永遠缺貨,消費者只能買到2800元左右的茅臺,約為出廠價的3倍,這意味著在流通環節,除了經銷商付給茅臺實收的賬目外,市場實際流通溢價近2000億。按照白酒13%的增值稅稅率計算,這部分溢價需繳納約260億稅款;若是再加上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等,需繳納的稅款還會更多。

    不過,按照上述知情人介紹,這部分溢價由于沒有發票能夠佐證,稅收也無從談起,“相當于我們國家的財政收入少了260個億”。

    但王繼遠對此大感“冤枉”。“即使是2840的價格,茅臺的利潤也不如五糧液,一級經銷商給我們的進貨價格是2400元/瓶,我們幾乎沒有什么賺頭,都在’竄貨’中投入進去了。”王繼遠說。

    無論如何,這部分“查無此”的溢價,稅收是實實在在地流失了。如果加上已經發售多年的茅臺老酒,則稅收流失情況更加嚴重。

    一位老酒行業的張姓董事長對《懂酒諦》直言不諱,在老酒交易中,很少有簽合同的,很多都是現金交易。“我跟國家稅務局的人聊過,老酒如果按正常收稅,得交45%,那怎么賣啊。”

    中國酒業協會名酒收藏委員會常務理事、中國收藏家協會老酒鑒定專家組組長劉鋼則表示,稅務局收稅并不分老酒新酒,只看有沒有交易產生。老酒由于無法取得進項發票,缺少納稅的依據。如果按照全額納稅,稅率驚人;一些愿意納稅的經銷商,也面臨著“是否洗錢”的質疑。這也是所有二手物品交易在稅收上的通病。

    但無論是出于主觀意愿還是客觀環境,“節省”下來的稅,都給經銷商帶來了更多利潤。在《懂酒諦》掌握的一份“陰陽合同”中,這樣的“財富密碼”被清晰地勾勒出來,同樣,稅收流失的路徑也初現雛形。

    陰陽合同揭開行業“潛規則”

    2018年11月12日,一場規模宏大的“2000-2009年貴州茅臺酒老酒珍藏套裝發布會”在北京舉行。在這場發布會中,據某知名網站報道:“為弘揚茅臺老酒文化,讓消費者品鑒到真正的茅臺老酒……發布會在北京舉行。”

    參加會議的幾乎全是重磅嘉賓,有中國釀酒大師宋書玉,中國著名白酒專家季克良等行業內大佬。這場會議由中國酒業協會名酒收藏委員會主辦,公開發售2000-2009年出廠的貴州茅臺酒,每個年份一瓶,全套十瓶,限量發行3000套。其中,每瓶酒經權威專家鑒定認證后,還加蓋火漆封印,并提供了親筆簽名版的掃碼溯源認證書。

    現在在網絡上,仍留下這款酒發售的盛況。精美的木盒中,10瓶不同年份的茅臺老酒依次排開,每個細節都充滿韻味。京東以71899的售價優惠發售,很快因為太過火爆,發布后瞬間賣空。

    不過,很少有人知道,這價格昂貴的茅臺老酒,里面藏著偷稅漏稅達上千萬的“財富密碼”。

    《懂酒諦》拿到的一份購銷協議顯示,這3000套茅臺老酒,是某公司作為甲方,從乙方某茅臺經銷商手中購買。

    在這份購銷協議里,甲方向這家茅臺經銷商分三批認購了3000套茅臺鑒定老酒套裝,套裝內包含2000-2009年的貴州茅臺(五星或飛天)各一瓶,共計10瓶,同時包含中國酒業協會名酒收藏委員會鑒定的收藏證書一張。采購價格從50000元一套到63000元一套不等。

    按照合同規定,這3000套老酒,僅預付款就需支付1350萬元,總價更是達到1.71億元。

    “這是很大一筆單標的合同了。”知情人士表示。

    近期,《懂酒諦》致電該經銷商,以買酒的名義咨詢該門店是否曾做過老酒套裝出售,工作人員表示,確有此事。

    按照協議,這家茅臺經銷商向甲方提供全額增值稅發票,因發票產生的任何問題,由經銷商承擔全部責任。

    從表面上看,這僅是一份金額巨大的普通合同。

    然而,隨后兩家公司簽訂的補充協議規定,合同金額50%的增值稅發票部分由乙方正常提供,如果需要另50%產品的全部或部分增值稅發票,甲方需要在實際采購價格基礎上增加5%的稅率。

    如果不需要發票,則實際采購價僅需1.67億,二者差價高達410萬。

    這410萬,就是“省”下來的稅。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民間的二手白酒交易,尚未有一個規范的稅收生態。

    按照茅臺的零售價,2001年,飛天茅臺零售價僅為260元,2002年為280元。即使此后一路上漲,到2009年,飛天茅臺零售價也僅為800元。據知情人士介紹,從個人手中收購這些茅臺老酒,成本價約為38000元一套,轉手賣出價格卻漲了四成以上,平均每瓶酒溢價1766.7元。如果正常繳納增值稅,該訂單每瓶老酒需繳納230元增值稅,3000套、每套10瓶的訂單,總計需要繳納690萬增值稅。

    至此,該份陰陽合同已經前后“節省”了1100萬元增值稅,甚至超過了很多上市公司的營收。

    不僅如此,為了徹底規避增值稅問題,在補充協議里,收款賬戶也由乙方公司變成了王某某的個人賬戶。通過分散在農業銀行、建設銀行和工商銀行的三張個人銀行卡,上千萬增值稅化為無形。

    為何選擇鋌而走險

    為這場茅臺老酒鑒定提供技術支持的中國酒業協會名酒收藏委員會,或許并不知道這背后隱藏著的貓膩。事實上,在部分茅臺經銷商手中,偷稅漏稅已經成為攫取財富的“暴富密碼”。

    據了解,在這場發布會之前的10月31日,中國酒業協會名酒收藏委員會組織相關專家,舉辦了“2018年陳年茅臺鑒定專場活動”,鑒定了2000年至2009年產的飛天牌茅臺酒各1000瓶、1996年至1999年的飛天牌、五星牌貴州茅臺酒2000瓶,共計12000瓶老酒。

    一位參會的人士透露,這場鑒定會,同樣是某茅臺經銷商牽頭,中國酒業協會提供技術支持。

    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宋書玉長期以來一直致力于老酒文化、標準體系的建立,中國酒業協會下屬中國酒業協會名酒收藏委員會近年來一直圍繞如何更精準鑒定老酒,為老酒藏家、愛好者、消費者的服務做了很多探索,并成功組織了若干場茅臺、五糧液、汾酒等老酒的批量鑒定活動。不出例外,這次活動仍舊是中國酒業協會以推動老酒行業交流做的一次規模宏大的大會。

    知情人士介紹,為了增加鑒定會的分量,此次大會還專程請來了茅臺集團前董事長袁仁國參加鑒定。

    盡管在2018年5月,袁仁國已經卸任了茅臺集團董事長的職位,但其影響力仍不可小覷。2018年10月29日,袁仁國從貴州飛至北京,為鑒定活動“站臺”。然而誰也沒想到,一天后的10月30日,在老酒鑒定會即將開始之際,從北京茅臺大廈午睡醒來的袁仁國,于下午兩點,被專程前來的貴州紀檢部門在眾目睽睽下直接帶走,高光時刻未能發揮,只給眾人留下一個苦澀的笑容。

    不過,袁仁國的被查,并沒有影響到兩場活動的舉辦,也沒能影響簽署陰陽合同中兩個公司之間的“隱秘交易”。

    也難怪眾多茅臺經銷商會鋌而走險,如果以新酒53度500ml飛天茅臺計算,經銷商以5噸進貨標準計算,提貨約10120瓶飛天茅臺,按照傳統經銷商969元/瓶的出廠價,成本僅需980.628萬;但到達終端市場,價格上漲至2800余元,最終銷售費用可達2800萬,溢價達1830萬。

    如果按照王繼遠透露的“一級經銷商給的進貨價2400元”計算,經銷商僅靠倒賣就能凈賺1430萬;經銷商要么不開發票,要么只開1499元金額的發票,意味著茅臺的溢價無跡可尋,也意味著經銷商還能再“省出”100多萬增值稅。

    而老酒市場,稅務問題則更加嚴重。

    按照中國酒業協會發布的《中國老酒市場指數》報告估算,老酒市場規模有望在2021年突破1000億。按照上述陰陽合同偷逃的稅費計算,僅增值稅一項,1000億老酒市場,就或有405-647億的稅費流失,幾十倍超過范冰冰偷漏稅的金額。這還不包含相關經銷商應繳納的個人所得稅和企業所得稅。

    特別是在老酒交易當中,常常沒有合同,更罔論發票。上述張姓董事長表示,在老酒交易中,“很少有簽合同的,很多都是現金交易”。

    劉鋼也介紹,以往的個體戶經銷商,有不少面臨現金太多的困擾,不得不將錢轉移到家屬身上。

    正如電視劇《大西洋帝國》中所言,在某種特定的條件下,販酒甚至比販毒利潤更大,購買酒的正規渠道不暢通,就有可能導致不正規渠道的酒類橫行,甚至影響到很多普通人的生活。

    失控的老酒稅收

    當前,利用老酒偷逃大量稅收的問題,在各個品牌普遍存在,茅臺僅是一個縮影。

    2019年7月7日,由中國酒業協會主辦等公司承辦的中國八大名酒專場鑒定會在北京拉開帷幕。

    公開資料顯示,此次鑒定會包含90年代的茅臺酒3000瓶、五糧液3000瓶、洋河大曲2000瓶、瀘州老窖3000瓶、汾酒3000瓶、古井貢酒3000瓶、劍南春2000瓶、董酒3000瓶、全興大曲1000瓶、西鳳酒1000瓶。

    包裝精美的八大名酒在接受鑒定之后,奇貨可居,身價飛漲。但和茅臺老酒相同,其背后也隱藏著巨額稅務問題。如果將上述茅臺“陰陽合同”和“八大名酒套裝”的偷稅漏稅金額相加,或超過2000萬。

    據了解,所有的老酒都存在一個問題:沒有進項發票。這也意味著,老酒的成本不詳,難以計算出其溢價部分,也就難以按照增值部分征收增值稅。

    事實上,這也是上述陰陽合同中,“陽”合同隱藏的巨大稅收漏洞。

    “老酒往往是從個人手中收購而來,’收無憑,售無據’,因此沒有能對應品名的進項發票。同樣,銷售開具的發票,和生產已經十幾年的老酒產品名不可能相對應,而是挪用其他發票沖抵。這已經涉及到非法買賣發票的問題。”知情人士對此表示。

    據了解,當前,包括茅臺經銷商在內,買賣發票已經成為老酒市場人盡皆知的“潛規則”。在各酒廠每年開出的正規發票中,由于各種原因沒有被使用的部分,會按照5%的稅率,在經銷商和黃牛手中“流通”,成為另一筆額外的收入。

    這也能從上述“陰陽合同”中可見一斑。

    按照我國增值稅的相關規定,當前,增值稅共有三檔稅率,其中一般納稅人增值稅稅率分為13%、9%、6%三個檔,白酒適用于13%的稅率。如果是小規模納稅人,在銷售、租賃不動產,或提供勞務派遣等人力資源外包服務,可以享受5%的特殊稅率,但白酒銷售并不在此范圍內??梢哉f,5%是一個僅供販賣發票的“私人定制”的稅率。

    不過,上述張姓董事長也表示,由于老酒沒有進項,以新酒發票沖抵老酒,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我們利潤夠的話,都不會要稅點,不是靠稅點掙錢的。”

    在劉鋼看來,老酒的稅收全鏈條都充滿了難點,愿意以新酒發票沖抵的經銷商,已經很不容易了,起碼有了納稅行為。

    “從稅的方面來看,沒有老酒這個類別,統一歸為白酒。但是白酒的進出項非常詳細,茅臺光寫茅臺不行,上千個品種的茅臺,必須細化到哪一種,這對老酒來說幾乎不可能做到。目前,除了二手汽車之外,其他二手交易由于發票很難保留下來。沒有發票了怎么辦?這是現在欠缺的。”劉鋼對《懂酒諦》說。

    他呼吁,應該適當的借鑒一下日本的做法,放開個人發票,這能一定程度上解決二手物品交易無法納稅的問題。同時,他建議,相關部門應該制定一個相應的政策,以利于行業的規范發展。

    “老酒和古董類似,價格高,假貨泛濫?,F在都在詬病假貨問題,如果規范了,企業往來都有發票和合同,也會讓假酒產業有所收斂。當前,信用體系的建立是全社會的責任,以公司規范化運營,從信用、協議等方面規范化,秩序就建立起來了。”劉鋼說。

    對利用個人賬戶偷稅漏稅的行為,行業內人士也呼吁,應該由執法機構介入,追查資金的來源和去向。“如果接到舉報,賬戶持有人應當按照進項足額納稅。”行業內人士呼吁。

    稅收是一個國家的重要收入來源,無論是疫情防控投入的數千億支出,還是平時的教育國防,都離不開稅收的支持。因此,構建標準化、規范化的酒類稅收架構,防止稅收大量流失到一部分人手中,對我國發展和百姓福祉來說,都有著重要意義。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在線咨詢
聯系電話

020-89228009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手机版_国产片在线天堂av_国产人妇三级视频在线观看